原作者 Ignacy Trzewiczek

原文地址:Ignacy Trzewiczek: Game Designer’s Journal #1 – Stronghold

這一切就好像發生在昨天。

在格萊維茨(
Gliwice),那是波蘭南部的一座擁有20萬人口的城市,我和這座城市裡慢慢增加的玩家們坐在一家叫做Kredens的酒吧裡。Goor, TijuBors都是新人,當時我還不太瞭解他們。為了促進大家之間的瞭解,我拿出了Neuroshima HEX。我的新朋友們看見這個遊戲後,紛紛搖頭表示他們想玩點別的遊戲。他們覺得這個遊戲一點也沒意思。過了幾個月,他們成為了這個遊戲的鐵杆粉絲,參加了各種遊戲比賽——但回過頭去看,他們對NS HEX的第一印象完全是負面的:坦克、突變異形,全是這些東西!讓我們玩點別的吧

在我和Rebel.pl的老闆Piotr Katnik談到NS HEX時,他說過:“Trzewik,那是個好遊戲,但它的遊戲主題讓絕大多數顧客都不喜歡。沒人願意買一個異形大戰暴徒的遊戲,而且裡面還有未來的機器人和遊擊隊。如果把它改成精靈與矮人之間的戰爭,再換一種印刷方案,銷量能提高300%

現在幾乎沒人記得那樣的談話了,因為Neuroshima HEX已經成為了銷量最大、最著名的波蘭遊戲,但在三年前,這個遊戲的兩大特點是:精彩的評論(由PedrakFolko進行評論,BazikPancho以及其他人對這篇評論很欣賞),銷量可以忽略。經過了好幾個月的辛苦工作,在各種展會上演示並推銷遊戲,才終於贏得了一些愛好者。銷量突然上升,存貨馬上被清空,我們可以開始考慮重印了——但最初的情況實在是糟糕。

經營Neuroshima HEX的慘痛經歷讓我們進行了深思。當你在一家遊戲店裡觀看書架上的遊戲時,吸引你眼球的是Pirate’s Cove (海盜遊戲!), Galaxy Trucker (太空走私遊戲!), Ghost Stories (驅魔人遊戲!)——這些主題的遊戲會讓你毫不猶豫地購買,甚至不去考慮遊戲機制是否有新意,遊戲設計者是否著名,價格是$20還是$25。你看著書架,發現了一款有關僵屍的遊戲,腦海中就會浮現出:~~~~~~~~~~~~

我不覺得遊戲主題是一款遊戲最重要的部分,它不會比遊戲機制更重要,但現在我相信二者具有同等重要程度,如果你面前放著兩款同樣有趣的遊戲,你會選擇一級方程式賽車而不是餵山羊的遊戲。

2008年年初的某個時候,我們確定了要在這一年發行Witchcraft之後,就在Portal的辦公室裡討論起2009年的計畫。我們打算開發一款有趣的遊戲,我們相信自己能夠設計出優秀的規則,然後對遊戲進行徹底的測試,並調整好其平衡性。但在做這些事之前,在我們開始設計規則之前,我們得找到一個有趣的遊戲主題。我記得和Michal Oracz說:聽著,我們拿一張紙,把我們能想到的所有精彩、有趣、大膽的主題都寫下來。已經有了很多關於維京人和海盜的遊戲。我們要找到與此類似的內容,那種讓我們在童年時代深深著迷的內容。Days Of Wonder就是這麼幹的,他們的許多遊戲,從羅馬角鬥士到埃及豔后再到亞瑟王的騎士,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是2008年的年初,我們知道時間很寬裕,所以並不著急。我們在頭腦中回顧孩提時的記憶,想要找出能製作成桌面遊戲的內容。當人們在遊戲店裡的書架上第一次看到這款遊戲時,就要留下一個好印象。

要塞!有一天我在走進Portal的辦公室時說道——“一座要塞。我站在門口,等著MichalMultidej做出回應,而他們愣了一下才明白我的意思。我在他們眼中看到了與我一樣的感受。就是它了:要塞。

聽起來不錯,”Michal承認。

這會很棒的,我想。我們可以創造又一個威斯特普拉特”——那是格但斯克(GdanskIrStar注:舊稱但澤Danzig,屬波美拉尼亞)的一個半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人派數千人對那裡發動進攻,波蘭守軍只有一支182人的衛戍部隊,但他們在實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仍堅守了六天。波蘭孩子們在學校裡的第一堂課就是威斯特普拉特,它是我們國家的民族勇氣與愛國精神的重要標誌。

人數不多的守軍防禦著一座被敵軍重重圍困的要塞。進攻方擁有近乎無窮的兵力,所以完全不必顧忌損失。防守方的城牆上卻只有很少的兵力,所以每損失一個人對他來說都是一場屠殺。投石機、弩炮和各種圍城機械發射出的炮彈摧殘著城牆,守軍從敵人頭上澆下熱油,但敵人仍蜂擁而至。城牆的一角被投石機破壞,需要立刻向那裡派遣援軍,但已經無兵可派。守軍損失了三個人,已經無法在城牆的每處都放置部隊,到處是需要彌補的漏洞,而敵軍仍源源不斷地湧至,城外的投石機又進行了一次齊射,這次瞄準的是城堡內的醫院……”

我站在門口,也可能已經走進了房間,我不記得了。我覺得自己就在那座城堡,我目睹了那場戰鬥。我看見了潮水般的進攻部隊,還有那些決心赴死的守軍,他們人數很少,跟著指揮官在城牆各處行動,在這裡化解一次危機,然後又趕往被敵人破壞的側翼,到處都是危機……我能感覺到他們的情感波動。我能想到進攻行動的邪惡目的,和守軍的孤注一擲。

一場圍城戰。投石機,燒著熱油的鍋爐,在城牆上戰鬥的英雄。

就是它了。我們有了一個主題。

Posted by W. Eric Martin on Jul 4, 2009 at 10:00 AM in Special FeaturesArticles / 2439

 --

創作者介紹

阿潘 桌遊 雞龍幫

Icebol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