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漢聲提供~

獸人.1:恐刀可汗(板主按:俗稱的獸刀...)



恐刀可汗Khan Harrowblade 
在Rokos之戰,在豽霸大汗被幻影族摧毀,以及發現豽霸其實是一個被幻影族操控來對抗Prieska 的傀儡之後,拳之部族的獸人們失去了領導者,變得如散沙一般。恐刀可汗遵循往例,以及Rabahn大汗在位時所定下的律法,他在這時候挺身而出,宣稱他擁有拳之部族的領導權。儘管有不少低等獸人直接宣稱反抗他的領導,但恐刀可汗接二連三的在單挑中把他們全部殺光,直到沒有獸人敢接受他的挑戰為止。接著,藉由他所領導的大軍,恐刀可汗帶滿了他們從Prieska 掠奪來的戰利品,開始班師回到獸人的故居。 
然而,當他在某個早上獲知有一大群獸人趁某個多霧的夜晚,帶著一大票的戰利品偷偷逃跑時,他簡直怒不可抑。儘管為了個人的榮耀,他很希望率軍殺光這些懦夫,但迫近的寒冬以及帝國軍的報復,都使他必須要率領軍隊趕回北方的獸人故居,把那些叛徒置之腦後不管。在分發宴(獸人的一種聚會,以在宴會上打鬥來決定誰獲得夏天搶到的戰利品)之後幾週,恐刀宣稱自己為斷牙族的可汗。當著所有出席者的面,以及對鷹神(Eagle Gods)的誓言,恐刀可汗發誓會獵殺那懦夫可汗拉伐(Rava)以及他麾下的影汗們,將他們如同野狗一般的屠殺—而在那天之後,恐刀將會成為大汗,統領所有獸人部族。


獸人.2:拉伐可汗(板主按:俗稱的獸弓...)



拉伐可汗Khan Rava 
在豽霸大汗在Rokos之戰被殺死,以及斷牙族在那之後的興起並迅速贏得各族的效忠,可汗拉伐瞭解他獲得權力的希望是落空了。由於他手下太多戰士死於Alrisar ,Luxor和Rokos之戰中,他們這些弱小部族絕無可能在分發宴上贏得什麼東西。這代表了斷牙族的戰士可以隨便拿走拉伐的戰士們付出生命在Prieska所搶來的東西,而他們這些弱小部族的家人只能等著挨餓過冬。於是,在躲過斷牙族間諜眼睛之下,12支部族的領袖召開了秘密會議,在會中他們決定將自己稱為影汗,並且要取得他們在Prieska 合法的統治者地位。 
儘管這一決策無庸置疑的將使影汗和斷牙族變成永遠的世仇,但拉伐藉由傳說中那些被放逐的洞穴獸人故事中找到靈感,於是便和他手下的將領開始進行計畫。藉由定居在Prieska ,獸人們將可以抓到和運用上百名的奴隸,獲取難以置信之多的食物和寶物,足以讓他們可以輕鬆撐過最嚴寒的冬雪,及做好軍事訓練。儘管這的確是個危險的計畫,但當一場神奇的濃霧,在拉伐計畫和他新成立的軍隊逃走的夜晚,籠罩了整個獸人營區時,拉伐知道鷹神與他同在,而他絕對會成功的。在短短一週之後,可汗拉伐坐擁無數寶藏,食物,美酒,和他6個新的美麗人類奴隸,拉伐知道他選對了路—而斷牙族必將會敗亡於影汗的軍隊之下。



 帝國.1:

伏卡雷將軍 



伏卡雷將軍 General Volkare 
在Delphane 島上出生長大,伏卡雷將軍有著與生俱來的大將之風。在僅僅21歲的稚齡,這位英俊的Delphana 戰士就已經攀升到Tahmaset 手下指揮官之地位了。他最主要的贊助者,一位經驗老到的戰士,鈕加瑞克(Jeet Nujarek)看出了伏卡雷的領導才能,於是便將他安置在重裝步兵團中-這也是他所掌管第一個軍團。當叛軍在15年前開始崛起,以一把精準安排好的來福槍,暗殺了先知魔導士Karrudan的時候, 伏卡雷和鈕加瑞克一起並肩作戰,度過了第一年戰事中最吃緊的幾場戰爭。 
當鈕加瑞克繼位為皇帝之後,他很自然的就將自己最信任的戰士,擺在帝國的領導階級之關鍵地位。伏卡雷將軍, 這位武術和軍事的大師,有著與生俱來對泰斯拉的忠誠以及始終保持著帝國式的生活,使他成為領導帝國禁衛軍的最佳人選。伏卡雷和皇帝一樣,始終不斷的表達他對法師公會們的不信任。儘管伏卡雷了解科技魔法的重要性,他還是認為應該由皇帝來統治帝國,而非那些對生命及法律知之甚少的貪婪法師們。尤其是阿努納伯大魔導士最近違背皇帝旨意,拒絕將魔像衛隊的專家們納入帝國軍的編制中,更惹來的伏卡雷的怒氣和敵意,且他打算要讓這些剛出頭的小法師們再也沒機會去阻礙皇帝的偉大計劃。



帝國.2:阿努納伯大魔導士

阿努納伯大魔導士Magus Anunub 
阿努納伯被視為現今帝國中最聰明的年輕法師之一。他去年獲得在額頭上裝置第三顆魔石的榮耀之後-以他的年紀來說,這是個無比的光榮。而先知魔導士歐瑟拉最近指派他去領導魔像衛隊,好對抗帝國的敵人們。由於他將帝國老舊的戰爭魔像成功整修,使其效能大幅提昇,於是阿努納伯獲得了他第三顆魔石,同時也率領著全帝國最頂尖的魔像部隊。儘管阿努納伯和伏卡雷同樣有著效忠帝國的觀念,但阿努納伯把伏卡雷將軍當作某種惱人的無聊份子,而且沒有任何一點真正的統馭才能。 
阿努納伯在近代的帝國歷史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當Tz432年,皇帝Tahmaset遭到叛軍刺客暗殺沒多久後,年輕的阿努納伯成為三人議會的成員之一,負責審判帝國的叛徒,Raydan Marz 。雖然Raydan叛國的證據十分輕微,但阿努納伯卻因此首次目睹了歐瑟拉那工於心機的一面。當歐瑟拉秘密的命令阿努納伯不計一切的將Raydan定罪,不管他的罪證有多輕微時,阿努納伯照作了。然而,當這變節的軍閥成功的從議會大廳脫逃時,阿努納伯內心還是暗自感到欣喜,並且一直偷偷的觀察他的作為。自從Raydan逃跑的那天起,阿努納伯就一直持續培養自己在帝國內的勢力,希望有一天能將歐瑟拉拖下先知魔導士的地位並取而代之-而這一切都是出自於他對泰斯拉的忠誠。



闇黑十字軍.1:死亡宣教者Aeradon

死亡宣教者Aeradon Deathspeaker Aeradon 
死亡宣教者Aeradon 是領導闇黑十字軍的12位死靈法師中最強的一位。他在吸血鬼內戰(Vampire Civil War)中擊敗Deathspeaker Spider 而贏得現今的地位,目前也只有闇黑先知索瑪(Dark Prophet Soma)比他強大。但不假時日,在他嚴峻的控制了內可波里斯(Necropolis)之後,甚至連那位泰斯拉最優秀的學生也將屈膝於Aeradon 的怒氣之前。由於他掌管了血族同盟,他同時控制了腐敗者韃可(Darq the corrupt),也和血族同盟中的長老們合作攻打南方的元素同盟 。 Aeradon, 他身為參加泰斯拉轉生儀式的一員,因此狂熱的信奉著黑暗泰斯拉,也是祭拜血之女神的主要信徒之一。 
Aeradon現在身處一個很不尋常的地位,因為從死亡宣教團領導議會在150年前成立以來,從來沒有一個死靈法師有足夠的力量去挑戰黑暗先知的地位。許多在內可波里斯的人都屏息觀察著Aeradon是否會獲得足夠的力量去挑戰黑暗先知索瑪,更有不在少數的人準備好在未來的大戰中要選邊站了。而且,由於腐敗者韃可最近在Galeshi沙漠的一些動作,都讓部分的死亡宣教者懷疑血族同盟是否還忠於Aeradon ,亦或這整件事情,不過是腐敗者韃可為了尋求力量而作出的複雜舉動而已。




 闇黑十字軍.2:降闇者苛薩可

降闇者苛薩可Kossak Darkbringer 
吸血鬼領袖降闇者苛薩可,曾經一度身為元素同盟的勇士-屠巫者苛薩可(Kossak the Mageslayer),目前已經身處闇黑十字軍的心靈控制下超過1年。自從腐敗者韃可設法使用朱紅王冠(Vermillion Crown)在苛薩可的心靈設下無法破除的咒文之後,苛薩可就成了血族同盟手中的傀儡。受到韃可使用這強大的神器所操控,苛薩可被逼得率軍攻打他之前的同胞,甚至親手焚毀他曾經用盡心力去守護的森林和原野。 
苛薩可的姪子,Huhn 戰王(Warlord Huhn),自從泰斯拉433年起就努力試著要從韃可的手中,救回自己的叔叔,卻在Serpine Mountain遭到內可波里斯的邊境守衛隊擊敗。就在同年,隨著苛薩可將在元素同盟的首都-Roanne Valle 的圍城戰中現身,親自領導大軍攻城,他和Huhn 之間很快的就會要為了威登聚落的命運而正面衝突。只要韃可繼續持有朱紅王冠並利用其來控制這強大的毀滅兵器,整片大陸都將會因苛薩可的覺醒而顫抖。


 闇黑十字軍.3:女武神泰茲雅

女武神泰茲雅Valkyrie Tazia 
在內可波里斯的競技場和陷阱中出生長大的泰茲雅,對讓人濺血可一點都不陌生。從她很小的時候,這頑固的戰士就開始和野狗以及small throttle worms 們為了食物而搏鬥,隨著她年齡增長,她開始專精於屠殺那些怪物以及非人型的野獸。於是她開始女武神之外號聞名全闇黑十字軍。當她得以去挑選她專屬的死靈座騎,並以其上陣去和全大陸最危險的敵人們作戰時,她懇求著讓她有機會可以證明她的身手。儘管當她和她那有翼的座騎第一天合作時,不管對她本身或是對其他的助手來說都是個很危險的試驗,但她還是沒花多少時間就成功的將她的新朋友,訓練成完美的空中座騎。雖然她已經成功的用長矛暗殺過Rangraz 的貴族之一-而且還是從5層樓高的窗台一擊穿心的殺了他,泰茲雅還是期待有機會從接踵而來的戰事中,贏得血腥的惡名和評價。













以下譯者不明


瑟德拉(Caldera) (板主按:俗稱的綠母龍...)

瑟德拉的過去以及人生全是一團謎,當她被發現時,她失去了過去幾個月以來的所有記憶。她只能依靠一些傳聞來得知自己曾經是有名的幻影族獵人(Solonavi hunter,專門獵殺幻影族的賞金獵人)、得知自己曾經有個龍族的愛人在北方的山脈中失蹤、得知撿到她的窮困矮人們是在庫塔深山中的湖邊發現她昏迷不醒的;除此之外,她的生命仍是一團難解之謎。瑟德拉這個名字是撿到她的矮人替她起的,而她則必須一邊等待記憶恢復、一邊尋求智慧並且鍛鍊自己的戰技,循著古老龍神所給予她的試煉之途勇敢地邁進… 

到目前為止,有個藍皮膚的龍人連續兩次以原始野蠻的方式襲擊瑟德拉,但兩次都被她英勇地擊退。雖然有個德高望重的龍人智者告訴過她,說她的宿命與北方山脈中一名即將覺醒的古龍人(Drakona)糾結在一起,但她仍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跟大陸上最古老的一支龍人部族有如此重要的牽連,而且她所喪失記憶是否真的與上古的預言有關?為了爭取時間,瑟德拉目前跟隨著撿到她的矮人家族一同向南邊旅行,尋找任何與她的命運有關的線索及答案…





可瑪(Chroma)  (板主按:俗稱的白母龍...)


可瑪(Chroma)與他的伴侶、丹凱(Denkai)在龍人中是非常著名的幻影族獵人(Solonavi hunters),他們花了好多年的時間追蹤並斬除他們所遇到的幻影族以及他們的爪牙。但在一次偏遠山區的行動中,他們遭到幻影族的伏擊,可瑪在那次事件當中幾乎被殺,而他的愛人則被邪惡的幻影族凡克薩(Vextha)的魔法所控制。在戰鬥中倖存的可瑪並不知道他的愛人已成為幻影族的工具,可瑪誓言解決殺害他愛人生物。在幾個月搜尋之後得知她夥伴(Denkai)被Vextha 所操控,並成為邪惡的犯罪傀儡。傷心欲絕得她,竭盡所能的與凡克薩(Vextha)戰鬥,但最後他仍被她的敵人所擊敗,並被丟擲至山谷中心的瀑布下。 

當可瑪醒來時,她發現她被沖到雷鳴峽谷裡的一個魔法石(magestone)洞穴裡,她被一個盲眼的高階精靈修士所救,並且受到他治療,可瑪很快的又再次出發,她將不計代價打倒凡克薩(Vextha), 
營救(或甚至是必須殺死)她的愛人。 (板主按:丹凱在時空門系列回歸...有著與點數不符的超強殺傷力~因造型姿勢俗稱殺手龍)

創作者介紹

阿潘 桌遊 雞龍幫

BLACK97720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